奥巴马医改是福不是祸

奥巴马医改是福不是祸

604

被称为“奥巴马医改”(Obamacare)的《合理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将于明年初全面生效,现在,到处都能听到对灾难的预言。我们被告知,要出现一场执政“大事故”;消费者们将面临一次可怕的冲击。人们听说,共和党人指望着,该法案遭遇的纷争能让他们在选举中占据巨大的优势。

问题当然会有,任何像这样的大规模政府行动都会有问题,具体到这个法案,我们还要加上额外的复杂状况,那就是共和党的州长和议员们正在竭力破坏改革。然而,重要的新证据,尤其是来自该法案最重要的测试地加利福尼亚州的证据显示,真正的奥巴马医改冲击会是一场出人意料的成功。

images

在我解释这条消息的涵义之前,我需要阐述关键的一点:奥巴马医改是一次极为保守的改革,这么说不是基于政治概念(尽管它最初是一个共和党的提案),而是基于它没有影响到大多数人的医保状况。当法案生效时,从雇主那里获得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或联邦医疗补助(Medicaid)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也就是说,绝大部分拥有任何一种医疗保险的群体——几乎都看不到任何变化。

然而,有数百万美国人既没有从雇主那里,也没有从政府计划中获得医疗保险。他们只能自行购买保险,其中的许多人几乎被排除在保险市场之外。在加州等某些州,保险公司拒绝为过去有过健康问题的申请人提供保险。在纽约州等另一些州,保险公司则不能拒绝申请人,不管他们的个人病史如何,保险公司都必须为他们提供类似的保险(这种保费评定法被称为“社群评分法”[community rating]);不幸的是,它造成了保险费用极高的局面,原因是只有那些目前身体有毛病的群体加入了保险计划,而健康的群体承担了没有保险的风险。

“奥巴马医改”通过三管齐下的举措弥补了这片空白。首先,各地都实施社群评分法,即不再根据居民以前的健康情况把他们排除在保险之外。其次是“强制购保”,即便你现在是健康的,也要被“强制”购买保险。第三,政府会给低收入人群提供补助,使他们买得起保险。

自2006年以来,马萨诸塞州实质上就已经建立了这种保险制度;结果就是,几乎所有居民都有医疗保险,这项计划始终十分受欢迎。因此,我们知道,“奥巴马医改”,或被我们当中的部分人称为“奥巴马罗姆尼医改(ObamaRomneyCare)”的法案是能够奏效的。

不过,怀疑者辩称,马萨诸塞州是个特例:就算在改革之前,它的未承保居民人数也相对较少,该州已经建立了社群评分制度。在其他地方,情况会怎么呢?尤其是,加州的情况会是怎样的?那里有逾五分之一的青壮年人口是没有保险的,而且那里的个人保险市场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规范的。当个人保单的价格飙升时,是否会出现“价签休克”?

这个嘛,加州已经下注了——就是说,保险公司已经递交了投保定价,他们愿意在加州新创立的奥巴马医改交易中心以该定价提供保险服务。他们的报价看上去低得惊人。小部分富裕群体也许会发现,他们要支付更多的保费,不过,看上去奥巴马医改法案在加州落实的第一年,似乎会是一个极为有益的体验。

还有什么方面会出问题?呃,奥巴马医改是一个复杂的法案,基本这是因为,向全民提供联邦医疗保险等更加简单的选项,被认为在政治上是不切实际的。所以,随着法案生效,也许会出现大量实施混乱的情况,我要再次提到的是,在共和党竭力破坏法案进度的那些州,情况尤其如此。

还有,某些人一贫如洗,就算有补助都买不起保险。这些人理应由经联邦政府资助得到扩张的联邦医疗补助制度提供保险,不过,在联邦医疗补助制度的扩张受阻于共和党人的州,这些不幸的人会受到冷落。

即便如此,将要出现的局面似乎是这样的:数百万美国人会突然获得医疗保险,另外还有数百万的美国人会得知,即便失去工作,或遭遇其他不幸,他们依然能够获得这种保障。只有相对少数的群体受到伤害。随着从新政策中得益最大的加州等州,和当地政客竭力破坏该政策的德克萨斯等州之间的差距显现出来,奥巴马医改的反对者们心胸极端狭隘的毛病会变得越来越明显。

所以,没错,看来奥巴马医改的冲击即将来临,这冲击,说出来有点怪:就是当人们发现一个以帮助很多人为目的的公共项目,最后真的帮助了很多人时的震惊——尤其是政府官员居然真的在努力把这事做成。